影片详细信息

电视剧:
国产剧台湾剧香港剧韩国剧日本剧欧美剧泰国剧
电影:
动作片喜剧片爱情片科幻片恐怖片剧情片战争老电影热门
其它:
动画片综艺片
忧郁的星期天

忧郁的星期天

主演:艾丽卡·莫露珊  约阿希姆·科尔  斯特法诺·迪奥尼斯  本·贝克  

状态:

类型:爱情片

年份:1999

导演:诺夫·舒贝尔  

语言:英语
暂无在线播放地址
迅雷其他下载 

迅雷640x480下载

迅雷320分辨下载

影片介绍



《忧郁的星期天》是德国及匈牙利合作出品的爱情电影,根据尼克·巴科夫著小说改编,由诺夫·舒贝尔执导,艾丽卡·莫露珊、约阿希姆·科尔等主演。于1999年10月21日在德国上映。该片讲述了一段三人间的微妙暧昧关系在战乱时代背景下被打破的故事。2008年1月以音像制品形式中国发行。
 
中文名
忧郁的星期天
外文名
Gloomy Sunday–Ein Lied von Liebe und Tod;Szomorú vasárnap;Gloomy Sunday
其它译名
布达佩斯之恋/忧郁的星期天/忧郁星期天/狂琴难了/黑色星期天
出品时间
1999年
制片地区
德国,匈牙利
拍摄日期
1998年5月 -
导演
诺夫·舒贝尔
编剧
诺夫·舒贝尔、Ruth Toma
类型
剧情、爱情
主演
艾丽卡·莫露珊,约阿希姆·科尔,斯特法诺·迪奥尼斯,本·贝克
片长
112分钟
上映时间
1999年10月21日
分级
IIB香港,12德国,18韩国16阿根廷M18新加坡
对白语言
英语、德语、匈牙利语
色彩
彩色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伊洛娜Ilona
艾丽卡·莫露珊
美丽的女招待。
拉西娄László
约阿希姆·科尔
餐厅主人。
汉斯·魏克Hans Wieck
本·贝克(老年);
德国军官。
安德拉许András
斯特法诺·迪奥尼斯
钢琴演奏师。
Standartenführer Schnefke
László I. Kish
----
Herr Mendel
Wanja Mues
孟德尔先生。
Frau Häberle
Ulrike Grote
----
Professor Tajtelbaum
Tibor Kenderesi
教授。Professor Moishe Tajtelbaum
Seine Nichte
Anna Ráczkevei
他的侄女。Tajtelbaums Nichte
Ilonas Sohn
András Bálint
伊洛娜的儿子。
Geigenspieler
Géza Boros
演奏小提琴的人。(按出场顺序)
Pianist
Péter Schmidt
----
Frau Wieck
Ilse Zielstorff
汉斯的妻子。(老年)
Botschafter
Ferenc Bács
大使。
Frau Botschafter
Júlia Zsolnai
大使夫人。
 
职员表
 
制作人
Kerstin Ramcke(Producer)、György Radnai、Milanka Comfort(Produktionsleitung)
监制
Martin Rohrbeck、Áron Sipos(Ausführende Produzenten)
原著
尼克·巴科夫/Nick Barkow
导演
诺夫·舒贝尔/Rolf Schübel
副导演(助理)
Sophie Allet-Coche、Wanja Mues(Regieassistenz)、Lars Parlaska(Continuity)
编剧
Ruth Toma、诺夫·舒贝尔/Rolf Schübel
摄影
爱德华·克罗西斯基/Edward Klosinski(Kamera)、Tadeusz Obuchowicz(Kameraassistenz)、Christian Dlusztus
配乐
Detlef Friedrich Petersen、鲁兰斯·查理斯Rezsö Seress
剪辑
Ursula Höf
选角导演
Tina Böckenhauer
配音导演
Wolfgang Schukrafft(Ton)
艺术指导
Csaba Stork、Volker Schaefer
美术设计
Csaba Stork(Szenenbild)
造型设计
Jekaterina Oertel、Susana Sanchez
服装设计
Andrea Flesch(Kostümbild)、Dora Riesz、János Papp、Péter Klimó(Garderobe)
灯光
Klaus Peter Venn、Georg Nonnenmacher(Lichtgestaltung)
录音
Wolfgang Schukrafft(Tonmeister)、Jochen Isfort、Antonia Pöhlmann(Tonassistenz)
 
剧情介绍
人们总是难以抗拒《忧郁星期天》的悲伤情调,原来这首歌与一段复杂凄美的爱情故事有关。上世纪30年代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一个餐馆里,美丽的伊洛娜(艾丽卡·莫露珊 Erika Marozsán 饰)同时被两个男人深爱着。一个是餐厅老板,另一个是钢琴师。三个人都并不愿意改变现况,打破平衡,伊洛娜同时拥有两个男人的爱而深感平静幸福。钢琴师为她创作出《忧郁星期天》,他和餐厅也因此一举成名。 然而,汉斯的出现彻底毁灭了这一切。他曾经是一个无名小子,深深迷上《忧郁星期天》 的同时,更是成为伊洛娜的裙下之臣。汉斯向伊洛娜求婚,却被拒绝,满腔恨意的他如今成了军官,风光无限,正带着他蓄谋已久的复仇计划来到伊洛娜身边,给他们的生活以致命一击。爱、复仇与战争的故事,在布达佩斯纠结上演。
 
台前幕后
创作背景
匈牙利作曲家Rezso Seress(1899—1968)在1930年创作了《忧郁的星期天》(Gloomy Sunday),这首曲子相当凄美,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行,流传很多自杀案跟其有关;作者尼克·巴可(Nick Barkow)借由来自这一作曲家的事件的灵感,撰写了一本浪漫小说,而后导演根据小说改编拍摄了这部电影。
拍摄过程
该片集合了德国、匈牙利、法国三地的资金,饰演伊洛娜的演员也来自匈牙利影坛,另外饰演钢琴师安德拉许的斯特法诺·迪奥尼斯则来自意大利。
 
影评
(影评1你会很爱一个女人吗?是的。
你会很爱这个女人并接受她有其他爱人吗?也许。
你会接受三人行并待她的爱人如挚友般真诚吗?......
我想这个答案会让太多人心里咯噔一响而无法作答。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布达佩斯,有一个叫拉西罗的男人在进行了一夜的思想斗争后,平静地说出了YES,于是这个布达佩斯的故事就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影片中的布达佩斯一如我们想象的那样美丽,这个被潮湿绿色氤氲的匈牙利小城有一种圣经里才有的幽静和古朴,一个典型的世外桃园,幻梦起航的地方。拉西罗就在在洋溢着幸福的地方经营着一家餐厅,他为一个名叫伊莲娜的女子所深深倾心。伊莲娜是那样一位可人儿:美好、神秘、光彩夺目,只消凝视你一眼,那浓烈的吉普塞女郎特有的野性和热情会像火焰一样裹挟你的周身。
故事的开始总是起于迷恋,而迷恋一旦被迫清醒,生命也刹那苍白下来,一切都不再有意义,可又有谁能阻挡自己的迷恋,它并非出自本意,而是来命运的旨意,影片中的人物皆是如此。
伊莲娜的身影已牢牢占据了餐厅老板拉西罗的心,同时也震撼了在餐厅弹琴为生的钢琴家安德拉的灵魂,接着伊莲娜又征服了来餐厅用餐的德国青年汉斯的意志。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布达佩斯的那晚展开了各怀心事的灼灼爱恋。
那个改变四个人命运的相遇,那个改变他们一生轨迹的布达佩斯夜晚,三个男人分别向心爱的女人表达了燃烧的爱意。拉西罗将一枚蓝宝石的发卡作为定情信物别在了伊莲娜的云鬓上;安德拉当场弹奏一曲为伊莲娜创作的钢琴曲“Gloomy Sunday”;汉斯则将伊莲娜美若天仙的丰姿定格在了相机底片上。
其实伊莲娜的心早就做出了回应。餐厅打烊后,布达佩斯寂静的夜留下了四个人的沉默的身影,伊莲娜拒绝了汉斯的求婚,她望着前方那一左一右两条道路,安德拉和拉西罗正渐渐消失在不同方向的夜色中。伊莲娜暗暗下了决心,向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拉西罗走在右边的这条路上,他越行越心越荒凉,越行步越沉重,最后他的心跌到了最低点,他已无法确认心脏是否还在跳动。伊莲娜没有跟他走。
拉西罗在夜中久久伫立,伤心像潮水一波一波席卷而来。比拉西罗更绝望的是汉斯,伊莲娜的拒绝让他心灰意冷,他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于是他从桥上跳入了河水中。
前面我们说过有谁能待自己的情敌如兄弟手足一般?那就是拉西罗。是他救活了汉斯,用红酒和火炉安抚他,并返回他生命、尊严和前程。这世上还有比拉西罗更宽宏和海量的男人吗?送走汉斯后,拉西罗决定继续将自己的怀抱向伊莲娜敞开,同时也接纳了安德拉。
影片进行到这里,一直在用一种貌似愉悦的气氛松弛着我们的神经,愉快和谐的三人行就此上演,似乎一切幸运都降临到了他们头上:安德拉为伊莲娜创作的钢琴曲Gloomy Sunday获得发行,匈牙利乃至整个欧洲都在向钢琴家致敬,由此为安德拉带来不菲的收入,而来餐厅听安德拉演奏的顾客更是络绎不绝。欢乐和幸福充满了他们的全部细胞。布达佩斯的月光下,三人相携而行,亲密无间。
人生的悲剧就在于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美好不是被破坏的,而是被粉碎的,连一丝残留都没有,仿佛从来未曾降临过。影片的后半段剧情急转直下,小人物汉斯重新闯入,用历史和命运的黑手把静好岁月无情撕裂。
位高权重的汉斯不复当年寻死的青涩,他用体面的友谊和报恩之由一步一步渗入三人和美的生活,让恶梦一个一个来临:先是为保持尊严和原则,拒绝为纳粹军官演奏的安德拉在曲终人散时分开枪自杀;接着拉西罗被送上了开往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火车;最后伊莲娜为营救拉西罗被迫遭受了汉斯的侮辱。汉斯,那个曾经被拒婚的男人终于在最后一刻得到了他认为应该得到的所有补偿——对耻辱的洗刷。
生命不复,圣洁不再。安德拉的墓碑上青草丛生,伊莲娜抚摩着青草,垂泪而泣:安德拉,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你在这里还有墓碑,可拉里楼却连葬身何处都无从知晓。这是伊莲娜在这部影片里的最后一句对白,而后的事实证明她无须再说什么,行动是最直白的倾诉。伊莲娜离开的背影向我们证实了这个信号,因为那背影里透出了巨大的力量和隐忍的杀气。
5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纳粹军官汉斯在80岁生日之际造访布达佩斯那家餐厅重温旧梦。那个改变四个人命运的餐厅在迟迟到来的这个夜晚制造了一个完美的陷阱:一张收取灵魂的封存照片,一管保存了50多年的药水.....
听着当年的Gloomy Sunday,正在品尝牛肉卷的老汉斯感叹道:一切都没改变,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但他一定没意识到:当他注视着他自己为伊莲娜年轻时拍下的那张相片时,口中的牛肉卷已混合着药水即将停止他那罪恶心脏的跳动。
这是一个用生命和一生等待换来的伟大的胜利,布达佩斯的伤口止于此夜。

(影评2    《忧郁的星期天》是一个相当完整、饱满的故事——这是我看这部影片的第一印象。影片采用这样一种叙事手法:从汉斯80岁的生日宴会猝死开始,回忆一段往事,回忆结束又回到宴会混乱的场面。这种叙事方式使得整个故事紧紧地被包裹在中间,不枝不蔓,紧凑有力,像一个饱满圆润的鸡蛋,天衣无缝,同时使观众可以轻松地握于掌中,细细玩味欣赏。
    这时就整个影片的叙事方式而言,其实影片中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意象都不是随意出现的,在恰当处它们都被相对应地昭示。这就像是括号的两瓣,将人物的命运、意象的象征意义等囊括其中。
 
                           一
    在钢琴师安德拉斯家,他请求伊莲娜为他伴唱,但伊莲娜却说:“我只有在孤单的时候才唱歌,现在我并不觉得孤单。”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拒绝。当汉斯成为德国纳粹军官再次回到布达佩斯,在沙保餐厅要求安德拉斯为他弹奏《忧郁的星期天》时,安德拉斯静默地反抗,为化解这一异常紧张的气氛,伊莲娜拿起曲谱,轻轻地唱起来,并说:“请为我伴奏,好么?”安德拉斯把手指按在了琴键上,但这旋律听上去是那么艰涩,黯然神伤。他此时一定想起了伊莲娜曾对他说过的:我只有在孤单的时候才唱歌。此时的伊莲娜既忍受着纳粹军官汉斯的蛮横霸道,又受安德拉斯误会的煎熬,她的心像这支曲子一样充斥着悲苦与孤单,浸染着无奈与酸楚。当伊莲娜唱完歌躲在卫生间哭泣时,突然“砰——”地一声枪响强行中断了她的悲伤,然而却让她陷入了更大的伤痛——她爱的安德拉斯离她而去了。安德拉斯清晰地感受到了伊莲娜的痛苦,并了解到了这种苦痛的来源,于是他饮弹自尽了。
    我总认为这个清癯阴郁的钢琴师不应该如此迅速地离开人间。然而影片让这个略显瘦弱病态的钢琴师在伊莲娜的唱与不唱之间完成了生命的轮回。当伊莲娜拒绝为他伴唱的时候,正是安德拉斯刚来餐厅不久,也是爱上伊莲娜之始,就影片而言,这是他人生的开始。然而,后来当伊莲娜不得不忍受内心的愁苦伤痛而唱歌时,有谁比安德拉斯更了解其中的悲恸。他听出了歌中的屈辱伤害悲苦甚至更多,当一种痛苦只能用旋律来表达而无法言说时,这种痛苦何其深、何其重!敏感的钢琴师切身地感受到了这种痛苦,于是他选择了死。也许就像影片借拉士路之口说的:他也许找到了曲子中的某种讯息。
 
                               二
    伊莲娜生日这天,拉士路送了她一支蓝色发簪,安德拉斯写了一支曲子送给她,也就是《忧郁的星期天》,而汉斯则为她拍了一张照片,并告诉她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这个情节设置得相当巧妙,发簪、曲子、照片这三样生日礼物几乎构成了故事的三个支点,把故事聚集在这三样的周围。
影片开始,便是一位老人八十大寿的宴会场景,当他要求小提琴手演奏那首名曲时,他却猝然倒地了,这时镜头对准了一张女人的黑白照片;影片结尾部分,我们知道了这个高寿的老人便是汉斯,这张照片就是当年他为伊莲娜拍的,而小提琴手演奏的便是《忧郁的星期天》,随后镜头切入一个花白的发髻上卡着一枚蓝色发簪,一个中年男人对她说:“妈妈,生日快乐!”
    伊莲娜八十岁生日上,早已没有了拉士路和安德拉斯,而跟她同龄的汉斯也猝死了,然而,拉士路送她的发簪还别在发髻上,安德拉斯的《忧郁的星期天》也仍然被演奏着,汉斯为她拍的照片也饱经沧桑地立在那儿。几十年前的生日礼物依旧保存完好,然而送礼物的人却甚至不如这些物质存在得更为长久。这是多么浓重的悲哀!
    影片将时空设定在德军进驻布达佩斯的战乱年代,可想而知,在如此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生命如草芥,任人践踏,甚至取决于他人的一个闪念。人高贵的生命凭什么比一支发簪、一首曲子或一张照片存在得更为长久呢?
    当汉斯成为纳粹军官回到布达佩斯后,他趁机收取高额的费用帮助一部分有钱的犹太人逃脱纳粹的魔爪,而当年救他出多瑙河的拉士路呢?他只能无能为力地被押上去集中营的列车,看着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就算伊莲娜为此把自己出卖给了汉斯也无济于事。
    当整个社会都只为某种人的意志而运转时,人的生命就像是润滑剂——活着或死去都是为了让这台残酷的机器更好的运作。所以拉士路无辜的死和汉斯卑鄙的活都显得合情合理——这多么可怕!
    影片最后汉斯猝死的原因到底是“魔鬼邀请书”——《忧郁的星期天》的演奏,还是那一小瓶“使心脏停止的药”,这都无关紧要了,不管这是一次复仇行动,还是导演为了故事的完满刻意为之,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此刻我们深刻地了解到生命是这么轻,又这么重,就算活到白发苍苍,你既可能突然倒地而亡,也可能接受孩子亲切的祝福。
 
    这种叙事方式无疑是步步为营,紧紧地抓住了观众的心,但这样的叙事方法过于丝丝入扣。就像契诃夫所言:如果第一幕挂上去一支剑的话,那么最后一幕一定要让剑出鞘。这种“出现——隐埋(或忽略不提)——再出现(发挥它的作用)”的结构体现了其完整性,干净平滑得像大理石,然而生活存在着更多的偶然性,这样的结构会使观众陷入一种思维定势,少了对生活本真面目的思考。

 
[展开更多]
中国人电影 m.520885.com